時間過得好快,轉眼,我們都大學畢業了。面臨社會,我們顯得好渺小。面臨就業,我們顯得很無助。


    社會的定義,往往不是我們可以說的清的。站在馬路的十字路口,到底選擇哪個方向,我們不清楚,因為,一個方向一條路,一種社會,一個世界,一個結局。


    不知道我什么時候去工作。


    琳說:“我下周可能就要去工作了。”我很吃驚,因為之前我們有說話暑假去旅游的。半天,我不知道說什么。她說只是可能,也許就是去看看。也對,琳畢業了,和我一樣是專科,她沒能接上本,因為文化生考試很難,分還要的超高,不像我,藝術生,文化要的只有英語看得重。琳的爸爸是,恩,算是領導吧,有門路,把她安排到飯店賓館去做前臺。也不是很辛苦,比起刷盤子的。她說會先工作一個月才能放假。看來,這個暑假我要和別的朋友在一起了...


   琳,我的麻吉,我們從小就在一起,20年的友誼了!忘記我們是什么時候真正的認識,只是記得我小時侯每次摔跤她都有在我身邊...扶我,幫我叫媽媽,當然,還有笑我...(為什么小時候會一直摔跤?媽媽說那是我八字腳的問題。也許現在我能有167的身高和小時候不斷的摔跤有很大關係唉!呵呵)
  
   記得一個朋友問過我:“你是選擇工作還是上學?” 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上學。不是校園里有什麽吸引我的,而是這么多年在外面上學看了好多也學了好多。都說,大學就是一個小社會,在我看來,我上的藝校也是一個小社會。也正是那裡,我變了...有一個文文懦懦的小女生,變成了現在,敢做敢言的小太妹,呵呵,還真是快呢。
   我不會忘記,我入學的時候,師姐的責罰和欺負;當時我的無助,害怕和恐懼。我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場面。後來,我決定要讓自己堅強!要變強!我漸漸變得冷淡,不在對陌生人微笑,學會了處事的方法,對人說話的方式...很多時候,我會想起以前的我,每當這時,我知道,我長大了。
   朋友重逢時,他和我說:“艾,你變了。變得會說了,也厲害了。...其實還是你小時候好,很開朗,天真的小孩兒...”是啊,我何嘗不想,可是,這個社會,這個世界,它不會給你有向回走的時間。當我回頭看我的時候,我看到小的我,在對我招手微笑,漸漸的,我看不到她的笑,我該怎么辦?
   如果可以選擇,我不會選擇永遠不長大。而是選擇踏入另一所學校...

創作者介紹

寂寞の糖果屋

jacktan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